您好,欢迎您访问本网站 今天是:

专题报道

318指挥部团队精神学习报告会


来源:xiaoping       发布时间:2007/8/23 0:00:00     点击率:3584

主持人导言
 
    国道318指挥部成立于2001年9月17日,承担着国道318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川藏南路的二郎山至康定、海子山至竹巴笼两个改造项目共计201.63公里的建设管理任务。指挥部现有干部职工36人,其中管理人员21人,平均年龄34岁。
    为了建好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筑就的国防之路、连接着藏区经济腾飞的希望之路、包含着汉藏人民情谊的民族之路,近6年来,318指挥部职工,长年面对行车途中因坡陡路窄、布满暗冰、高山飞石对生命的威胁;在人烟稀少的地区工作,复杂的社会治安对生命的威胁;因高原缺氧、气候一日多变诱发多种疾病对生命的威胁;在抢险保通中洪水、塌方、泥石流对生命的威胁,克服了缺电又缺水带来的生活中的许多尴尬;严重缺氧诱发经常性头痛、脑胀、耳鸣的折磨;强列的紫外线和严寒风霜造成嘴唇干裂、肌肤脱皮、鼻干流血的痛苦;长期饮用大肠杆菌严重超标的水,诱发肠胃病不断和远离亲人带来的无比酸楚与寂寞等困难,以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怕牺牲、顽强拼搏,用心想事、用心谋事、用心干事,办实事、办好事、办成事,在平均海拔3500米的雪域高原上,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铸就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318团队精神。
    近6年来,318指挥部全体职工吃苦在雪域高原、奉献在雪域高原、战斗在雪域高原,取得了项目建设安全、质量、进度、费用、环保和国防道路畅通等方面的整体受控、协调推进,受到了工程沿线群众和部队官兵的高度称赞,先后获得了省委组织部等单位联合授予的“共产党员实践‘三个代表’示范党组织”和省委宣传部等单位联合授予的“创建双十佳先进单位”等荣誉近40项。今年4月,318指挥部又荣获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状”。 318指挥部不怕牺牲、不畏艰难,特别能吃苦的精神;胸怀大局、谒诚服务,特别能奉献的精神;创新奋进、顽强拼搏,特别能战斗的精神,集中体现了当代交通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团结合作、勤奋进取”的崇高精神,集中体现了党的先进性和优良作风,是我们系统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楷模!
 
 
                         历经艰战雪域 拼搏奉献在高原——318指挥部团队精神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向露,是318指挥部的一名普通职工。今天我代表指挥部的全体同事,在这里向大家汇报我们在雪域高原的工作、生活情况。
    我是从建设单位抽调到318指挥部的,心想在管理单位工作总会比在施工单位要好得多。但来到指挥部之后,我所经历和所看到的,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在指挥部工作的几年里,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艰险、艰难、艰苦和艰辛,也深深地感悟到了什么是责任、奉献、顽强和拼搏……
    2003年,我们从川中大地的各个角落来到传说中的雪域高原,汇聚到了318指挥部。初见蓝天白云和皑皑雪山的喜悦很快就退去了,继之而来的是无边的空虚和寂寞,想想在这气候环境恶劣、工作生活艰苦、道路施工危险的环境中将工作和生活几年!?
    是留下,还是离开?留下,就将面临各种工作和生活的艰辛,意味着放弃和牺牲家庭的温馨,甚至面临死亡的威胁;离开,将回到繁华喧嚣的都市,远离各种危险,享受舒适悠闲的工作和生活……
    是的,我曾徘徊,斗争过,但是当我亲眼目睹身边的同事和领导的感人言行后,面对他们的工作态度和奉献精神,我还有理由只想到自己的享乐吗?他们能够留下来,我为什么不能?!
由于常年工作生活在海拔2500—4700米的高原地带,空气中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60%—80%左右。严重的缺氧,经常会引发间歇性头痛、脱发等各类高原病症,长期在这种环境生活和工作,还会诱发各种内脏的病变……但我们深知这是一份责任,不敢有丝毫懈怠。从曾经的犹豫不决以及工作与生活中的种种不适,到如今我因我是一名318人而倍感自豪。
    是啊!身处雪域高原对我们的身体本身就是一种挑战,要在这生命禁区修路更是谈何容易!但我和我的同事们深信,我们的人生注定要和这一片土地结缘,我们的青春注定要在这样的舞台上施展。
    人,总是要有点精神寄托的,那样生活才有目标!虽然我们随时面临恶劣环境对身体的摧残,但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干出点名堂。
    在高原上工作,饮水是个大问题。河里的水、池中的水、湖中的水,虽然都清澈见底,但由于草原上各类动物的粪便随着雨雪,流入河水中,看似洁净的水,大肠杆菌却超标260多倍。由于住的地方和工地上都没有消毒和净化的设备,只能采用把水烧开这种最简便的方式来杀菌消毒。但是高原上水的沸点低,即使把水烧开了,也起不到完全杀菌消毒的效果。长期饮用这样的水,我们许多同事都患上了慢性肠胃病。     
    艰苦的环境让我们的女职工面临着比男同事更多的困难和挑战。每次上工地,要“方便”就成了她们的大问题:工地周围无遮无拦,避不开人眼,走远一点吧,又怕发生意外。为了减少方便的次数,她们在上工地前,不得不少喝开水,甚至不喝开水,但这样的后果,却是严重的嘴唇干裂和便秘。
    在工地上,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时而骄阳似火,时而雨雪交加,时而冰雹如弹。由于气候变化无常,就连洗头洗澡这些生活小事都成了大难题,因为洗头洗澡容易引起感冒,在高原上感冒后很容易诱发肺水肿和脑水肿,甚至危及生命。为避免感冒,我们只好减少洗头洗澡的次数,但是这样就会经常感到身上脏兮兮的,始终感到自己身上有股说不出的气味,特别是女同志,总是不好意思往人群里站。总觉得那是挺尴尬的事情。
    高原强紫外线阳光是容貌最大的杀手,防晒霜抹得再厚也抵挡不了它的照射。每当我们从工地上回到宿舍,脸上像针刺一样,特别是用水洗脸时,更加疼痛难忍。一两天后,脸上和手上就开始红肿、脱皮、起壳,而且在反反复复中,皮肤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黑。我们指挥部未婚女青年们,时常调侃到:“自己这样黑,等工程完了,还能嫁得出去吗?!”
面对这样的工作和生活。6年来,先后有17人因承受不了环境的艰苦、生活的艰辛、工作的艰险或者身体不适应高原工作,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指挥部。其中,最短的不到一个星期,最长的不足半年。但绝大多数同事留了下来。
    置身随时被洪水、塌方、泥石流威胁生命的恶劣环境,那里有需要,我们就奔那里去!
    在艰巨复杂,困难重重的工程建设中,我们指挥部坚持人性化的服务和管理,长期不懈地为施工单位和藏区人民服务,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2005年6月,拉纳山隧道施工过程中,大量涌突水造成连续坍方,导致工程建设停止,无法进行计量,建设资金无法周转,连维持基本生活的费用都困难了,指挥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派出专人立刻赶到现场,召集监理部等单位负责人,依据合同,按照特殊情况下的应急预案,及时拿出了解决项目部资金问题的方案,并现场由各方签认。此情此景,让项目经理钟选良感动万分。指挥部人性化的服务和体贴入微地关心,深深地感动了施工单位的全体职工,在后续的工程建设中,他们积极主动工作,优质高效的完成了项目建设任务。
    2005年7月9日傍晚,位于海拔4685米的BT1项目部,遇到了严重的困难,工程被迫停了下来。接到告急电话时,天空正下着大雨,从巴塘到海子山项目部,要翻越海拔3500多米、道路崎岖狭窄的拉纳山,正常车程需要6个多小时才能赶到。但令BT1项目部负责人没有想到的是, 4个小时后,我们指挥部领导就带领有关人员,出现在了他们的工地上,全力协调解决有关问题。我们的行为深深地感动了施工单位的每一个职工,事后这个项目部的经理在职工会上说:“业主为了不耽误我们的工期,避免我们建设成本的增大,不顾危险,主动为我们想办法,提供各种便利,为我们服务,有这样作风的业主领着我们干,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搞好工程建设呢?!”
    人都是有感情的,常年远离亲人的酸楚和寂寞,我们也有愧疚落泪的时候,但我们别无选择!看着那蜿蜒在雪域高原的康庄大道,我们终于可以说:付出是值得的!
    为了更好地为工程建设服好务,及时解决工程中发生的问题,我们不少职工带病工作、放弃休假,抱着问题不解决、工作未改进,决不回指挥部的决心,长期坚守在施工第一线。
副指挥长李永江同志患了重感冒,还往工地上跑,直到扛不住了,才被同事强行送到成都检查治疗,结果肺上已长满了水泡,如果再晚一点就可能危及生命了。而李永江对此却淡淡地说到:“不就是得了一次病嘛,这算啥!”
    职工孙建华同志,为了工作任务,把刚满1岁的女儿,全托到别人家里。一次,孙建华在工地上连续工作了3个月后,才回到成都,怀着对女儿的眷恋之情去接女儿回家时,年幼的女儿却用那稚嫩的双眼望着他,礼貌地叫他:“叔叔!”女儿已不认识自己的爸爸了。这情景,他以前听说过,在电影里也看到过,但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却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就在那一瞬间,孙建华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呆呆地看着女儿,眼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
职工叶勇先同志早与远在江西老家的未婚妻商定了婚期,为了工程建设,他们的婚期一拖再拖。后来未婚妻的奶奶病重,老人家唯一的心愿就是促成孙女的终身大事。但是,当时海竹段建设正处于关键的时候,叶勇先一直抽不出时间前往江西老家与未婚妻办理结婚手续。为满足老人家最后的愿望,相隔千里的他们只好在电脑上合成了结婚照,尽管他和未婚妻的户口都不在巴塘县,而且他的女朋友也没有到场,但巴塘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破例为他们办理了结婚证。病重的奶奶在看到他们的结婚证后,开心地笑了。因为,她终于促成了孙女的终身大事。不久,老人家没有遗憾的离开了人世。
    建设工地随时都有发生泥石流、涌突水的可能,路面水毁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这会造成各种车辆通行困难,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抢险保通。
    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几年来,“抢险保通”对于我们来说,字字重千钧。
    大家知道,在抢险时,经常会遇到各种危险:如果被高山上堕落下的飞石击中,重则会让人当场身亡,轻则会让人留下终身残疾;那山洪形成的泥石流,也让人难以躲藏,一旦遇上,生还机率极小;如果身遇崖壁坍塌,要么会被坍塌的泥石埋没,生死难测,要么随坍塌的泥石堕入难以生还的、汹涌的江水之中;同时在风雨中工作,时冷时热,极易感冒,一但引起并发症,重则危及生命…..但面对艰险,我们全体职工没有一个遇险而退缩、没有一个遇险而惊恐:聂平同志,拖着被山石砸伤的左腿,硬挺在抢险第一线;华正辉同志身患糖尿病,长期坚持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直致因劳累过度,造成病情加重,晕倒在工地上;王虎全同志忍受着腰间盘突出的病痛,奋战在抢险保通现场,曾坚守了23个夜晚。
    更大的考验是2005年8月的一次抢险。由于连日大雨,巴塘县巴曲河水山洪暴发,滔滔洪水,冲毁了波戈溪隧道出口近500多米公路,淹没了黄草坪1号隧道附近3处,共560多米路段。道路中断,军地车辆受阻,施工单位的工程建设和日常生活受到严重的影响,各方心急如焚。
1998年,也是在这被驾乘人员称之为恐怖和死亡之谷的路段,因暴雨、洪水,使道路中断89天,给国防和藏区经济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失。
    历史绝不能重演!因感冒正在成都休假的时任副指挥长刘勇同志,主动请缨,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会合正在工地的王虎全、李永江等同志,在汽车上设立了临时指挥部,带领指挥部全体职工,组织各施工单位共计500多人投入了抢险战斗。
    面对险情,指挥部喊出了:“最危险的地方看党员”的口号。全体党员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抢险保通大军在我们党员干部的带领下,不顾疲劳、不顾危险、不顾生死,奋勇救灾。经过3天4夜70多个小时的连续奋战,完成了地方有关部门认为1个月才能完成的抢险保通任务,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通行,保证了国防通道的畅通。当地政府和群众惊叹不已!赞不绝口,连称 “奇迹!奇迹啊!”
    工程建设的关键是质量,质量大于天,我们不希望多年的心血和付出得到的却是社会对我们的失望。我们深深知道:严把质量关是我们的责任,对质量的疏忽就是给自己抹黑。
    318指挥部,从领导到职工,每个人心里都想着工程、装着工程。在指挥部成立初期,为了实地核查改造工程的设计线路,第一任指挥长聂平同志曾率领我们,与设计、监理、施工单位的负责人一道,扛着工具,顶着凛烈的寒风雪雨,在一个月内连续5次步行对全长76公里的二康路进行实地勘察,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对原设计上存在的问题及时提出了优化建议,为确保工程建设质量奠定了基础,还节约了投资3000多万元。
    百年大计,质量第一。318指挥部的热情服务,让施工单位感怀在心,但我们对工程质量问题的铁面无私,也让施工单位诚服在心。
    “环境恶劣天路险、工程质量大于天”这是我们指挥部每个职工都牢记的质量警句。海竹路不少路段,跨河流、穿大山。由于隧道所处的山体,地质情况复杂,特别是列依隧道,除瓦斯外,几乎遇到了隧道施工所能遇到的全部地质灾害,施工中稍有不慎,就会酿成严重的后果。为此,我们指挥部坚持按照“严格管理,动态设计,精心施工”的工作思路,积极采取有效的管理措施,确保了工程安全、优质地进行。曾经有个别施工单位因工程质量不达标,找到指挥部有关人员,请求网开一面,但都被严词拒绝。施工单位纷纷相互告诫:“指挥部抓工程质量是动真格的,千万不要碰质量红线。”     
    六年来,在省交通厅和川高公司的领导下,我们318指挥部全体职工真正体会到了战天斗地的豪气,我们面对困难不气馁,面对险境不退缩,面对成绩不骄傲,面对未来不迷惘。吃一点苦算不了什么,我们是四川交通战线的一个坚强团队,勇于战斗就是我们的禀性。因为,“精细管理、强化落实、优质服务、创建一流”是我们的责任,曾经的付出我们无怨无悔,要做就做最好,在雪域高原的这一段经历,让我们终身难忘。这是我们的光荣,更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我们战胜了个人、家庭、生活和工程建设管理中的重重困难,圆满地完成了上级赋予我们的重任。在今后的工作中,不管置身何处,我们将继续发扬当代交通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创新奋进”的精神,在平凡的工作中,为交通事业更加美好的明天做出更大的贡献!
           
              雪域高原的一面旗帜——建设者眼中的318团队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郭宇,是武警交通二支队318线海竹路BT5合同段的一名管理人员。作为国道318线二康路和海竹路上万名建设者的代表,今天在这里向各位领导、各位朋友报告我们建设者眼中的318团队!
    从2001年12月起,在指挥部的带领下,我们在远离都市的康巴藏区、在雪域高原,参与建设了二郎山隧道西口至康定、巴塘海子山至竹巴笼共201.63公里的工程改造。近六年的拼博,我们亲眼目睹了318指挥部干部职工 “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团结合作、勤奋进取”的当代交通人的精神风貌和朴实的工作作风,他们“不怕牺牲、不畏艰难,特别能吃苦的精神;胸怀大局、谒诚服务,特别能奉献的精神;顽强拼搏、创新奋进,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每一个建设者。
    我们工作的地方常常是暗冰密布、泥石流、飞石时刻威胁着生命,道路崎岖,险象环生,随时有生命危险,缺水缺电让我们的生活十分困难,在艰难的工作生活条件下,318人没有退缩,还向我们建设单位公开承诺:24小时办公,全天候服务。
    我们承建的道路蜿蜒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地质构造复杂,自然灾害频繁,危险随时威胁生命,特别是海竹路,位于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严重的高原缺氧和极大的昼夜温差,让人动作稍大,行动略快,就会眼花心慌,喘息不止。尤其是在高原气候和强烈的紫外线照晒环境下,从内地来到工地上的人,基本上都会受到头脑胀痛、难以入睡、面部脱皮、嘴唇干裂、鼻干流血等痛苦的煎熬。在我们工地上流传着这样一首打油诗:“四季行车险不段,空气稀薄难入眠,烈日暴晒身灼痛,六月飞雪透心寒”就是对我们施工环境的真实写照。
    海竹路是四川首批采用合理最低标价法进行招标的项目之一。当时,我们施工单位心里最希望在业主的支持下工程能按照进度计划顺利开展,缩短工程计量支付时间;心中最担心由于工地处于号称“地质博物馆”的高海拔区域和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稍许松懈或不细致、周全,就会影响工程,造成进度滞后、计量支付难以及时兑现、工程建设期延长、资金周转困难,形成进度、资金、质量、效益的恶性循环,从而加大工程成本,造成亏损。
    指挥部在了解到我们的心态后,为打消我们的顾虑和担心,及时向我们公开承诺:24小时办公,全天候服务。并保证将优质管理、优质服务落实到位各项工作之中,帮助我们施工单位促进工程进度,及时得到工程计量支付,以最大的努力降低我们施工单位的管理成本,为施工单位排忧解难。在工程建设初期,为促进各合同段早日开工,指挥部的职工在年关将至的时候,虽然渴望回家与亲人团聚,但为了帮助我们消除影响工程进度的障碍,使工期不被耽误,他们却主动深入到各合同段,协调解决料场、弃土场等工程开工前必须落实的实际问题,为我们各合同段的及时开工节约了时间和一笔可观的建设成本。
    318线改建工程多数沿巴曲河河岸而行,浸水挡墙工程是项目建设的一大难点和重点,如果在洪期到来之前不能完成浸水挡墙下部混凝土的浇灌,那么不仅海竹路工期将延长一年,而且还将严重影响到国防线的安全畅通。但,当时我们一些施工单位对此并未引起高度重视,设备、人员准备很不充分。鉴于这种情况,指挥部提出了“大干一百天,力争水下混凝土完工”的口号,指挥部职工深入到我们施工第一线,与我们建设者同吃住、同工作,指导我们组织突击队,上足设备和人员,激励我们要在确保安全和质量的前提下,以豁出去干的精神做好工程。为了服务一线,切实兑现指挥部的承诺,指挥部领导刘勇同志忍受着慢性肠胃病的折磨,带领指挥部职工住扎在低矮、潮湿、简陋的工棚里长达70多天;管段工程师黄有能,冒着袭人的寒风,在冰天雪地中,全然不顾水冷刺骨,下到水至膝盖的基坑里检查。
    在指挥部的精心组织和全体参建者的共同努力下,浸水挡墙水下混凝土在洪期来临之前,如期安全优质完成 ,既保证了工期和道路的安全畅通,同时也降低了我们的施工成本。一位项目经理事后深有感触地对我们说:“如果没有指挥部强有力的高效管理和优质服务,恐怕我们要亏惨。”
    面对工程建设过程中许多突如其来的矛盾和问题,318人从不回避,而是主动积极的想办法,为我们做了大量的协调工作,因为他们是真正地在用心做事、用心谋事、用心干事,为我们建设单位办实事、办好事、办成事。
    2005年是海竹路建设最为关键的一年,由于项目远离内地,外购材料运输十分困难,加之又受运价大幅上涨和个别施工单位资金周转十分困难的影响。年初,好几个施工单位一度处于半停工状态。为扭转被动局面,指挥部职工深入全线,都一一作了详细的调查、分析和研究,在摸清情况后,及时采取了“对外购材料量大而又无法找到合适运输力量的项目部,由指挥部统一联系军车运输;对资金周转十分困难的项目部,在加快变更、计量工作和不违背合同的前提下用活履约现金担保”等措施,并指定专人负责落实,同时指挥部多次派人前往巴塘——雅安——夹江,协调军车运输事宜。在指挥部的鼎力支持和帮助下,我们施工单位面临的困境得到了解决,很快海竹段全线又恢复了正常的施工生产,而且还降低了我们施工单位的工程成本。各项目经理部谈起此事,对指挥部无比敬佩。事后我们才知道,在协调军车运输的过程中,指挥部的同志曾遇到了多起险情。
    在海竹路建设工地,每年3月份都有上万的民工需进入施工现场,由于只有汽车运输,如果按照常规运力运送,上万民工从成都到巴塘,需要4个月才能完成,而这个时段正是最佳施工期。为了抢时间,保施工,指挥部积极为施工单位排忧解难,主动与地方政府商议,由当地政府负责集中调派上百辆客运班车,将上万民工安全运送到所在工地。运送民工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人多路远,山高路险,事故机率极高,一旦发生事故,组织者的责任难免。只有心底无私、胸怀大局的人才敢于这样做。
    李明兴,是参与海竹路隧道工程建设的一名普通民工,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靠他打工的收入生活。每当谈起指挥部的时候,他都会十分激动的说“指挥部的人都是大好人啊!”这朴素的话语中,充满了李明兴的感激之情。在李明兴工作的合同段,他每天工作8个小时,如果加班,还要另发加班费。免费吃住,并且享受免费领取雨衣、水鞋等劳保用品,最关键的是,每月都能及时足额领到工资。他经常对工友们说,“从我打工以来,指挥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板!”
    李明兴知道自己遇到了好老板,但他并不知道指挥部为了实现对民工工资发放和劳动保护的有效监管,已将民工工资发放和免费为民工配备劳保用品写入了合同,并在施工过程中,经常查看民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督促各项目部及时足额发放民工工资。一次与几位民工聊天,当聊到社会上民工工资问题时,他们说:“指挥部的领导心里随时都装着我们,我们不担心干了活拿不到钱,在这里干活我们心情愉快。”
    最艰苦的地方看党员,越是艰难的地方,共产党员就出现在那里。高原缺氧,但318人不缺精神;雪山虽高,但318人志气更高。318指挥部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深深地影响了我们。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险,318人深知重任在肩,是使命和责任让318人忘记了生死,忘记了危险,忘记了劳累。在我们所经历的每次抢险保通中,如果有人问318人在哪里?我们都会肯定的回答: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318人!
    记得那是在8月的一次抢险保通中,副指挥长李永江和两名工程处的同志,在一位当地民工的引导下,冒着倾盆大雨,奔赴工地了解道路水毁情况,当他们行进到波戈溪乡时,500多米的路基早已没了踪影,山洪肆虐,他们已无法正常前行。怎么办,是继续前行?还是返回另想办法?返回,则不知道前面公路的水毁情况;前行,则有生命危险。看着洪水还在继续吞噬着这里的一切。为了给抢险保通节约时间,李永江副指挥长一行来不及细想,不顾随时有被飞石击中、掉入巴曲河被洪流冲走的危险,双手攀着突出的岩石、抓着树枝草根,全身紧贴着山坡,慢慢地攀爬到坍塌的路基对面。山上落下的飞石、巴曲河滚滚洪流,没能阻挡他们一心前行的决心,岩石、树枝划破了他们的手臂,但他们已不知道疼痛……当他们刚一蹬上对面的路基,离他们仅1米远且刚走过的山坡就轰然塌下吞没在汹涌的巴曲河中。我们在场的同志都不由得惊呼起来,“快跑!”“危险!”……这次,他们与死神擦肩而过。事后,我们带路的民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的说,“当时,我吓得全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心只想着往前面跑,赶快离开那鬼地方。身上被岩石、树枝划破的伤口,都是事后才感到痛。”指挥部干部这种不怕死的精神,极大的影响了我们。项目经理们聚在一起时,常在言谈中说到:“是指挥部全体职工的行为,坚定了我们干完海竹路的决心!”
由于工作生活环境恶劣、任务艰巨,为了让全体参建单位的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带领广大建设者迎难而上,拼搏奉献,指挥部党总支主动把党的建设延伸和辐射到各项目部、监理部,指导他们建立临时党支部,把全体参建单位的共产党员凝聚起来,共同引领全体参建者为建好318而战天斗地。对此,许多党员说:“我们在施工单位,长期流动,好久没有过组织生活了,318是我们的家,更是一所学校,让我们学到了很多!很多!”
    作为施工单位的普通一员,我深深感受到,海竹路工程的圆满建成和我们参建者所得到的实惠,是指挥部全体职工以身作则、科学管理的结果。我们虽在野外长期工作,但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指挥部的热情服务和大力支持,感受到海竹路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感受到建设好海竹路的自豪感和使命感。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指挥部为我们妥善解决了各类难题,解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使我们得以在工地上用心、安心、真心的工作;是指挥部的言行、指挥部的精神,鼓舞了我们全身心投入到项目建设之中;是指挥部将我们拧成一股绳,去战胜一切艰难困苦,优质高效完成了二康路和海竹路的建设任务,从指挥部的职工身上我们看到了四川交通人的忠诚、奉献、勇敢和智慧的形象。
    六年多来,318指挥部以恪尽职守的高度责任感,拼搏进取、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科学管理、率先垂范的工作作风,忍受了烈日的炙烤、风雪的侵袭、远离家人的酸楚和生活的艰辛,不辞辛劳地常年奋战在雪域高原,他们是四川交通建设这个大团队的优秀代表,是我们建设者心目中的钢铁团队,是我们建设者眼中高扬着的一面旗帜。这就是我们建设者眼中的318人!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团队精神,是我们公路建设者学习的榜样!
 
 
                       我为318人自豪和骄傲——家属眼中的318团队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是318指挥部职工王虎全的妻子,我叫孟涓。今天,能代表318指挥部职工家属,在这里谈一谈我们家属心目中的318人,心里感到非常激动。
    318人前面已经讲了很多,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精神让人欣赏和敬佩。然而,在我们家属心里,他们也是普通人,也有着普通人的情感,和大家一样,他们时时刻刻牵挂着父母、牵挂着妻子和儿女。
    虽然我们没有去过施工现场,不知道海子山有多高,巴塘有多远,高原缺氧和强烈的紫外线是什么感觉,山高路险和艰苦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感受,山洪、泥石流和高山飞石有多么危险和可怕,但是,我们知道,那里有我们的丈夫,我们的亲人!当他们每一次离家前往高原的工地时,他们的安危,他们的病痛都时时刻刻牵动着我们的心;当他们每一次回到家中,他们疲惫的神情又总是让我们既心痛又欣慰。
    何梅是刘勇指挥长的妻子,在和我谈起她丈夫因工作需要调往318指挥部工作的往事时,她说,当得知刘勇要去指挥部工作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担忧和不安。她担心那冰雪、飞石、车祸、山洪、泥石流时刻给丈夫生命带来的威胁;更担心高原缺氧、大肠杆菌超标和强烈的紫外线对丈夫瘦弱身体的伤害,在那样的环境里身体能否支撑得住?再说,他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工作,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啊?那几天,何梅的心情一直很矛盾。当时,刘勇劝慰何梅说他能去318指挥部工作是组织对他的信任,是锻炼和提高自己工作能力的一次好机会。经刘勇这么一说,虽然心有不舍,但何梅最终还是选择了支持他!何梅最后又对我说:“我不能只考虑自己,因为,我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他。”
    几年来,通过电话与遥远的亲人沟通和交流已经成为安慰每一个家属思念之情的最大慰籍。每次听到工程有了新的进展,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喜。几年来,我们指挥部职工的家属都有这样的一种感受,每当看到邻里、亲友、同事合家欢乐的时候,心中总会升起一种莫明的羡慕和深深的孤独。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中秋节正是施工黄金期,指挥部的职工们为了工程,多年来都无法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
    318指挥部职工杨其总是在电话里逗呀呀学语的孩子:“儿子,乖,来喊声爸爸?让爸爸亲一下!”,电话里传来儿子一阵阵开心的笑声,这成了每年的中秋节杨其送给妻儿最好的礼物。“喂!您跟女儿在家里弄什么好吃的啊?今天可是中秋节哦!”这也是多年来中秋节仍工作在雪域高原上的丈夫王虎全,对我最甜蜜的问候!
    作为妻子的我,刚开始,丈夫每次离家去工地时,我都会哭,抱着他,依依不舍,我真的不想他远离我们。但是,为了工程建设,我逐渐学会了坚强,我只有把儿女之情深深地藏在心底,可是现在一触及到这些苦楚,总是很难受,很酸楚的。说老实话,平时家务事累一点也没啥,坚持一下也就挺过来了。但几年来,我感到最难的,是觉得对不起女儿。
    丈夫去指挥部工作时,女儿还在上幼儿园,由于女儿性格过于柔弱,每天都是我去接送,幼儿园的老师经常提醒我:“您要让女儿和父亲多接触,要培养她坚强的性格哦!”每当听到这样的话,作为母亲,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而又无奈啊!
    现在工程要完工了,我们的女儿也小学毕业了。但六年来,为了318线改造工程,作为父亲的他,没去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女儿班上的老师和同学的家长,都以为这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之中。想起这些,我都会特别的心酸和难受。
    由于长期工作在高海拔地区,高原反应的症状在我丈夫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不到40岁时,他头上就长出了许多白发,视力和听力明显减弱、时常感冒、头痛、晕眩,再加上腰椎间盘突出带来的剧烈疼痛,他每次从高原回到家里,都要昏睡两天。作为妻子,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感到无比的心痛。二康路完工的时候,我曾哭着找到当时的聂平指挥长,请求他同意王虎全不再去修海竹路了。可后来,我也能深深理解这份工作的艰辛和光荣。六年来,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我同318指挥部职工的其他家属一样,既做母亲又做父亲,忙碌着、支撑着家中的一切。
    指挥部职工何斌的妻子苏晓薇,在谈到何斌的母亲患晚期肺癌住院时,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流下心酸的眼泪。
    当时母亲住院,孩子要上学,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四处奔波,经常累得喘不过气来。这时,她多么希望何斌能在身边啊。
    但是,工程建设正处在最紧张的阶段,即使经常因出差路过自己在雅安天全的家时,何斌也很少能抽出时间回家多看看母亲一眼。母亲病危时,在妻子多次催促下,何斌才请假回家赶到医院。
    看着母亲那苍老消瘦的脸庞和眼里饱含期盼的泪水,此时的何斌,已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母亲,他含着无比伤感和愧疚的泪水,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拥抱着母亲,轻声地说:“妈妈!让我背背您吧!”何斌背着曾给予自己无限慈祥之爱的母亲,感受着母亲那微弱的心跳和隐隐的体温,难过得说不出一句话。深深理解儿子的母亲这时却拖着虚弱的声音对他说,“儿啊,我没啥,工地很忙,你回去吧。”此情此景,苏晓薇看在眼里,泪水已止不住的往下流,她安慰自己的丈夫:“你放心的去工地吧,家里还有我呢!”但是她心里清楚,丈夫这一走,自己肩上的担子该有多么沉重啊……
    指挥部原指挥长聂平的妻子敖江华,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支气管炎等并发症疾病,生活上不能完全自理,常年需要有人在她身边,时刻给予照顾和关怀。
    2003年的一天晚上11点,敖江华的病情突然发作,腹部剧痛、呼吸困难、四肢无力,身体极度虚弱,情况十分危急。在家的儿子急忙把母亲送进了医院后,又急忙给远在850公里外的父亲打电话,告诉了他母亲的病情。虚弱的敖江华连忙制止儿子“你爸爸现在在巴塘,连夜赶路回来很危险,更何况工地刚开工,里面的职工也需要他啊!”。敖江华要过电话,强忍着病痛,用平静的语气对聂平说:“你刚到巴塘,很多事情都没有理顺,指挥部的工作离不开你。千万别着急,别惦记着我,我已经好多了,你就放心吧。”
    此时此刻,为了不影响指挥部的工作,敖江华宁愿默默独自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不愿让聂平担忧,分散他的心。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让他既感动又难过。后来,聂平与我们谈起此事时,说:“当时,我已经让驾驶员把车加满了油,准备连夜赶回成都,可当我想到海竹路建设刚刚开始,职工情绪还不稳定的时候,我犹豫了。是我妻子的电话让我改变了主意,最后决定没有回去!”
    2006年7月,刘勇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连续几天发烧,当刘勇的妻子何梅出差回到家中,抱着已烧得满脸通红的儿子,心痛得泪水直淌。她把儿子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当即责备何梅:“你们这些做父母的怎么这么粗心,现在才把孩子送来?你知道吗,孩子得的是急性脊髓炎!现在的病情非常严重,要有心理准备哦!”听到医生的责备,拿着医生出据的住院手续,何梅紧紧地抱着昏睡中的儿子,不知所措的哭泣了起来……
    当何梅想尽快将儿子病重的情况告知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期盼丈夫尽快回到儿子身边时,可刘勇的电话怎么也联系不上,无数次的呼叫,可电话里始终只传出“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声音。望着病床上的儿子、想着杳无音讯的丈夫,此时,何梅的精神已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眼中的泪水不停地往外涌。在这泪水中,既有对儿子命运的恐惧、又有对丈夫现状的责备、也有对自己无助的伤感,更有对丈夫安危的揪心……
    通过打针、输液、服药、冷敷,到晚上八点过,医生告诉何梅,“孩子的烧降下来了,只要明天早晨没有反复就没啥问题了。”听到此,心里一致忐忑不安、神精处于高度紧张的何梅,终于平静了下来。
    晚上九点,何梅的手机响了,看到那熟悉的号码,愤懑、压抑和伤感使得何梅突然爆发了,在电话上痛哭着喊道:“刘勇!你跑到哪去了?!”听着何梅的哭声,刘勇连忙解释道,一大早就到工地处理事情去了,山上没有信号,刚才回到指挥部,还没吃饭,就忙着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本想在电话里先发泄一通,再将儿子住院之事告诉刘勇,要他尽快赶回成都。此时,听到并感受到丈夫那疲惫的声音,何梅却心软了――她想象到丈夫那疲惫羸弱的样子,叹了口气,自我安慰道,谁叫自己嫁了“修路郎”呢?渐渐地,何梅止住了自己的哭声,告诉刘勇孩子生病住院了,但没有什么大碍。也许是男人的粗心,也许是工作的劳累,刘勇没有多问,安慰了她几句,问了问儿子的情况就挂了电话。
    几天后,当刘勇因为工作需要回到成都开会,当他在儿子病房看到憔悴疲惫的何梅时,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拉着何梅的手说:“对不起,何梅,你辛苦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实情呢?”何梅哽咽良久“说了你就能回来吗?”
    这些都是发生在318指挥部职工和我们家属身上的故事,说起来还有很多很多。
    六年来,为了解除自己亲人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在雪域高原安心工作,我们默默地抚育儿女、孝敬老人,虽然经历了许多辛酸和痛楚,但眼看这条路凝聚着318人智慧和汗水、饱含着318人情感和希望的海竹路即将全面建成通车,作为318人的家属,我们由衷地感到自豪和骄傲!
 
 
                     拼却万千险 铺就幸福路——记者眼中的318团队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何其竹,2006年有幸受派参加了对国道318团队精神的采访报道,期间亲身体验了318指挥部职工的工作生活,耳闻目睹和强烈地感受到了318指挥部的确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光荣团队。
    我们报道组一行,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走进了甘孜州茫茫雪域高原,在一座座崎岖陡峭的高山中盘旋着前行。我们坐在车中,望见窗外时而紧靠悬崖绝壁,时而邻近万丈深渊的道路,摇摇晃晃、迷迷糊糊,想象中318的工作环境在脑海中时隐时现。那弯多弯急、坡陡路窄的险境又时而把我从迷糊和想象中惊醒。特别是在汽车转弯和会车时,总感觉靠外侧的车轮已悬在崖边,随时有坠下深渊的危险,惊险的瞬间,我全身紧张得寒毛耸立、直冒冷汗。坐在车上的我们,不时提醒师傅:慢点!再慢点!
    当我们的车艰难地爬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垭口时,皑皑白雪、银光四射,大家忍不住跳下车,把镜头对准这一幅幅美景。可是,仅仅几分钟后,在凛烈的寒风和冰天雪地中,严重的缺氧使我们心跳加速、头晕目眩、胸闷难受,感觉快要窒息;狂风和严寒让我们的四肢变得僵硬,寒气从皮肤侵袭到骨头,再到心里。虽然,只需要再往上走100米,就能达到摄影的最佳位置,但是在这样的气候下,却没有人有勇气再往上走一步。
    望着眼前无边无际、荒芜人烟的群山,我简直无法想象318人在这里近两千个日日夜夜的工作、生活,是怎样坚持过来的?
    当汽车驶入拉纳山老国道路段时,沿途的险象,更是让我们心惊胆颤。那狭窄险竣、深不见底的悬崖,让人晕眩。在这段路上,若要错车,一车只能远远地选好位置停下后,另一辆车才能缓慢驶过。随行的驾驶员告诉我们:川藏路建成通车52年以来,仅成都军区川藏兵站部,就有655名运输官兵长眠在雪域高原,1800多名官兵在这里受伤致残。夜行这段路时,深谷中骨骸发出的磷光时隐时现,让人生畏。
    在这样险要的路上,指挥部职工长年累月往返奔波着。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318指挥部工程处的赵飞舟在一次回家途中,车遇暗冰,冲出公路,侧翻在悬崖边上,被土堆挡住才避免了车毁人亡;指挥长刘勇在前往工地的途中,飞石突然砸破车窗,直接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稍偏一点就被击中头部,后果不堪设想;前指挥长华正辉乘车前往工地途中,遇到大雪暗冰,汽车在不到7米宽的道路上旋转90度,前轮悬空在山崖边上,幸亏当时车速较慢,才未酿成严重后果……
    这样的险情太多太多。但318人并没有被危险所吓倒,在艰险面前他们总是相互鼓励,以不怕牺牲的坚强意志冲过了无数次惊心动魄的险情。对此,原指挥长华正辉风趣地说到:“常走险路,那有不遇险,我们修路架桥,积善成德,老天爷会保佑我们的!”
    坐在车里,窗外海子山上那厚厚的、耀眼的积雪,晃得我眼泪直淌。这时,远处依稀几个红点,吸引了我们,在一片银色的世界里,突然出现耀眼的红,令人非常的惊奇。当靠近红点时,我们纷纷下车向它跑去,站在一尺多深的雪地里,我被映入眼帘的一行鲜艳醒目的大字震撼了:最艰苦的地方看党员!我深知在这冰天雪地、人烟罕至的地方,这样的语言绝不是形式和宣传,这是318指挥部的同志们给予自己的勉励,是318人的精神食粮!在这里,318人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生存极限的挑战,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工程忘我地拼搏奉献。这需要怎样的一种勇气和毅力啊!这雪白血红的反差,这无声胜有声的语言,强有力地震撼着我,我的心颤抖了,我只感觉在这里工作就像是在打一场战斗,一场同恶劣环境的战斗,一场战胜自我的战斗!
    当来到离西藏不远的指挥部驻地,我们已经疲惫不堪了。指挥部的同志为此很担心,生怕我们身体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他们一再叮嘱我们,这里早晚气温都在摄氏0度以下,而中午的气温却又高达摄氏30度以上,大家要勤换衣服,千万不要感冒了。因为在高原上感冒可不是小事,容易引发肺水肿和脑水肿等疾病,甚至有生命危险。
    晚上,我们很想洗个热水澡,消除长途跋涉和颠簸的疲劳。然而,这个看似简单的愿望,最终却没有实现。指挥部的同志满怀歉意地对我们说:“真是不好意思啊,由于受环境影响,当地供水特别困难,我们经常连饮用水都不能保证,只好委屈你们一下了。”我好奇地问:“那你们多久洗一次澡呢?”指挥部的同志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用水紧张的时候,一个月都洗不上一次。”“那平常在工地上经常一身泥,一身汗的,你们不难受吗?”“没办法,在饮用水都不能保证的情况下,你说喝水和洗澡哪个更重要呢?难受也得受啊。只是时间长了,就怕发出刺鼻的气味让别人受不了。不过,既然大家都没洗澡,说不定我还不是最难闻的那个呢?”说完,他笑了,可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318指挥部荣誉室里,有一面锦旗显得特别醒目,上面写着“为国防交通呕心沥血,解官兵疾苦赤诚见胆”。它记载着指挥部和沿线官兵鱼水情深的故事。
    2003年9月12日晚上,也是中秋节的前一天,当川藏兵站部数百辆军车运送着战略物资,快到巴塘兵站时,突然下起了瓢泼暴雨。山洪、泥石流造成100多米路基坍塌,致使道路中断,数百辆军地车辆、近1000多名军民,被困在路上,随时有被飞石砸中和泥石流卷走的危险。官兵们想着军用物资的安危,心急如焚;老百姓思念亲人,在冰凉的雨水中缩成一团,无助地望着坍塌的公路,急切盼望着救助。
    正在他们感到无望的时候,指挥部的同志赶到了现场。狂风暴雨中,指挥部职工不顾个人安危,带领参建单位的同志们转移人群、抢修便道;指挥部职工还带来了热乎乎的盒饭和中秋月饼,送到了被困官兵及群众的手中,让已经在寒冷的风雨中被困了好几个小时的官兵和群众解除了饥寒。
    当受困军民捧着月饼和热乎乎的饭菜,看着318指挥部职工那一张张疲惫不堪的面孔,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身身湿透的衣裳时,热泪迷糊了他们的眼睛。带队军官默默地走到指挥部职工面前,庄严的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这个军礼表达了部队官兵和群众对318人的无比敬佩和油衷的感谢!
    经过5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终于抢通了道路,确保了国防通道的畅通,受堵官兵和群众没有一个受伤。
    晚上,由于停电,在指挥部简陋的宿舍里,没有电视看,更上不了网,什么也干不成。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加上长时间头隐隐胀痛,我以为自己感冒了。呼啸了一天的寒风,这个时候也停止了,天地间没有一丝声响,我望着这个漆黑简陋的房间,觉得自己好像与整个世界隔绝了。一种深深的寂寞紧紧地抓住了我。这时,如果是在繁华的都市里,生活该是多么丰富多彩啊:王府井的电影,春熙路的小吃,武候祠大街的灯火……
    然而,这一切,此刻都不属于我,而且六年来,也从来不属于坚守在这里的318人。这里有好些年轻人,他们都和我一样,从大学里出来,怀揣着梦想,满身活力,但在这样荒凉寂寞的高原,没有多彩奔放的娱乐,没有亲人的陪伴,是什么力量让他们一干就是六年?
    第二天一早,我试探着问与我们同行的指挥部女职工杨海英同志:“这里工作条件恶劣,生活又那么寂寞,你们没想过离开吗?”“嗨,怎么没想过?刚开始的时候真是受不了,不过时间长了,看着老路一点点的变宽、变平,心里就觉得特别欣慰,觉得所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一句欣慰,一句值得,朴实无华的语言,我们仿佛看到了318精神的光辉。
    当我们在泸定采访时,当地的领导和老百姓谈起新改造好的二康路,都抑制不住脸上的喜悦和兴奋对我们说,二康路改造前,进甘孜州旅游的人数一年只有24万左右,二康路通车后仅一年,旅游人数就激增到130万人次,增加了6倍。过去,当地老百姓的水果,只能经受长途、烂路颠簸,以低廉的价格卖出去。现在,我们这里的游客增多了,水果价格也比以前翻了番,还供不应求呢,农民的收入大大增加。一位老百姓动情地说:“路改造好了,我们生活也变好了;路有多好,福就有多大;路有多长,福就有多长。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指挥部啊。”
    在工程建设中,318指挥部认真按照“修建一项工程,造福一方群众”的原则,高度重视“三农”利益,多年来,不仅坚持做到要求参建单位用工优先使用当地群众,而且对工程沿线老百姓提出的合理要求,在不违背政策和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尽全力帮助解决。指挥部先后投入近3000万元,帮助恢复农用灌溉等便民设施,既完善了工程,又促进了民族团结,这看似细小却饱含真情的点点滴滴,让沿线的老百姓充满了感激之情。
    318人六年来所作的贡献、所付出的心血、所忍受的艰辛,赢得了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和群众发自内心的高度评价。他们说:甘孜州能有今天的发展和变化,交通起到了关键的支撑和带动作用。这么多年来,318人心系甘孜,情系甘孜,把甘孜当作自己的家,以藏区交通建设为己任,始终坚守岗位、无私奉献,我们不会忘记他们。318指挥部这个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集体,永远是我们甘孜州90万人民学习的榜样。
    但是,这些评价还远远不够,318人默默奉献、不畏艰苦、战天斗地的精神一直渗透在千里川藏线上,渗透在沿线老百姓的心里,渗透在藏区人民赞许的眼光里……
    几天来的采访,318人平凡的点滴,深深震撼了我们的心灵,打动了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不仅钦佩他们、敬重他们,更要学习他们、宣传他们,用他们的事迹激励自己,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更好的成绩!